<u id="7izpo"><bdo id="7izpo"></bdo></u>
<samp id="7izpo"></samp>
    <wbr id="7izpo"></wbr>
      <delect id="7izpo"></delect>

    <delect id="7izpo"><center id="7izpo"><rt id="7izpo"></rt></center></delect>
  1. 返回首頁 > 您現在的位置: 我愛漳州 > 百姓生活 > 正文

    這一組老照片看漳州長途汽車站前生今世

    發布日期:2020/10/5 14:52:06 瀏覽:39

    來源時間為:2020-09-16

    2019年4月28日18時30分,隨著最后以班開往云霄的客車駛離長途汽車站后,長途汽車站的鐵門緩緩關上……至此,漳州長途汽車站關停客運功能,結束了它的使命。

    這里不僅停留過售票員的青春,還有成千上萬走出漳州的漳州人的回憶,也有數不清懷揣夢想來漳州打拼、生活的異鄉人的足跡。走過47年的風華歲月,如今,繁華落盡,漳州長途汽車站終于完成了它的歷史使命,留給漳州人的,是抹不去的關于離家遠行的記憶、迎客相逢的驚喜、歸心似箭的雀躍。

    2020年4月,漳州“中國女排娘家”基地項目建設啟動,對騰飛片區、龍軸片區、華紡片區、外貿大廈片區、長途汽車站片區進行征遷改造,矗立于漳州市中心47年的長途汽車站也將于近期進行拆除,這片區域將形成漳州中心城區新地標。

    有關長途汽車站的老照片

    一張張照片述說著一段段背后的故事

    一起看看~

    ▲上世紀60年代車站場景(林南中提供)

    ▲早年的汽車票(林南中提供)

    ▲1952年9月5日《福建日報》上的福州到漳州貨運直達班車的廣告(林南中提供)

    車站門口的擦鞋攤,留下了自強不息的故事(原載于2017年閩南日報)

    一個擺了二十年的擦鞋攤,一位自強不息的女人,她叫張鳳姣。1998年湖北洪災,聽老鄉介紹說漳州好,就過來擦鞋,一直待到現在。

    張鳳姣說,當年一家人打算從湖北荊州外出謀生,正愁沒地方去時,一個1996年來漳州抓魚的親戚說,這里氣候暖和,人也不錯,賺錢容易些,一家人就過來了。

    擦鞋故事多。“有人一次還給過100元呢,實在出乎意料。”張鳳姣說,去年一輛福州回來的長途班車進站不久,從車站走出來一個30來歲的年輕人,看到她在門口等客人擦鞋,走過來坐下后,一邊擦鞋一邊聊,鞋子擦好后,拿給她100元,說了聲“阿姨您辛苦了,不用找。”就又匆匆離去。她當時怔住了,好久才緩過神來,感動了好多天。

    像蜜蜂一樣勤勞的張鳳姣一家人,靠雙手勞動致富,10年前就在老家蓋起一棟三層的小樓房了。每年春節,他們一家人都回去圍爐過大年。

    70年代,市民在漳州客運站排隊上車。

    80年代,漳州客運站首創“流動服務車”,為旅客提供熱水、應急藥品等便民服務。

    也有讀者為我們發來一組照片

    介紹漳州客運的歷史

    (原載于2007年閩南日報)

    漳州汽車運輸業,自從1919年建立民營漳碼馬路汽車公司之后,有漳詔、漳嵩、漳龍等汽車公司,一直到現今的福建漳州市長運集團有限公司的營運,經歷了八十多年的風風雨雨。(高南君供圖)

    站務員做到扶老攜幼先上車

    漳州首批女駕駛員上崗

    接送歸僑回到華僑新村

    為了保證客車白天不停班,實行夜間保養車輛

    此外

    還有讀者給導報大漳州投稿

    這是一篇

    與長途汽車站有關的故事

    一起來欣賞~

    人生第一間圖書館

    阿根廷作家博爾赫斯說:“如果這個世上真的有天堂,天堂應該是圖書館的模樣。”我第一次去圖書館是小學畢業那年,考完試的第二天,帶著一個同學一起去。一見之下,沒文化的我沒有驚為天堂,就是覺得這個圖書館大、空曠、沒人,微微有點失望的是書沒有我想像中的多。我以為會多到類似魚兒蹦躍滿船艙,或是糧食溢出谷倉的那種感受。這是當時福建省汽車運輸公司漳州分公司工會的圖書館,漳州人習慣叫長途汽車公司或更簡單的叫長途汽車站。說館也許大了點,圖書室更合適,但在孩子眼里空間是放大的。

    我能進來是因為父親在這個汽車公司上班。我也不算第一次來這個單位。這個單位當時很大,據說一兩千人。汽車進進出出,人來人往。有一排石頭房子。大長條的石頭,就那么疊成四層樓。有很長一段時間,我看著它們細細的聯結縫隙處,老是想要是地震怎么辦,穩不穩,緊不緊呢,不穩的話塌了那是夠嗆。甚至一個大力士用力那么一推,像抽掉積木中間的一塊可怎么得了。不是杞人才會憂天。

    更小的時候我被送到石頭房邊上的食堂后的托兒所。我哭得不行,全世界都要知道我的委屈,嘶聲力竭,聲音尖利穿透墻壁,直達石頭房二樓,父親在那里辦公。同事說你女兒在哭。父親說不用管,習慣了就好。同事說你真狠心。聽說我的哭聲慢慢減弱,但持續了整整兩周。父親的鐵石心腸由此可見一斑。我的大嗓門也練出來了。如果當時父親聽到就去安慰我一下,估計我一旦明白一哭家人就能來,我就能哭得更長久,再大聲點,說不定現在能唱飽滿而空靈的女高音。

    其實我人生的第一間圖書館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圖書館,它是一個會場。印象里有一個演出臺,臺上角落堆放著一些椅子和布條。單排書柜繞墻一周,留下中間的空位,一聲令下,這里就能表演節目或變成會議室。

    那時的工會主席和我父親關系很好,父親當宣傳干事時辦公室很小,容不下一張大標語,每到節日前夕,父親就到這個會場借位置寫大標語,一張紅紙一個字,熱烈慶祝之類。

    雖書的數目不多,我和同學還是像暴發戶逛商店一樣,這本也想要,那本也想要。其實具體要看什么我并無概念和目標。那時也不懂看什么經典,亂看。借過一本《五個血手印》,內容不記得,倒是書名和封面血淋淋的手掌一直沒忘記,以后對推理小說的喜愛跟這個觸目驚心的標題有隱約的關系。后來我就常去了。當時去的人很少,每次去總是空蕩蕩。后來習慣了,碰到借書的人倒驚奇了。圖書館很多時候是孤獨的。圖書管理員是個東北女人,個子很高,不太愛笑。她有無上的權利,掌管所有書籍的進出,還掌管著一個帶鎖的新書柜里的新書。因為她,圖書管理員曾是我的職業夢想之一。現在回想起來,那些新書無非是當時流行的瓊瑤等人的言情小說。就是不鎖我也不喜歡看,一鎖我倒來了興趣。每個鎖著的門后面都是神秘的,盡管是玻璃窗,看得見里面的書目,還是想能借來拿到手上翻上一翻。新書恩寵正盛,還限制借的冊數。

    圖書館里難免有些破損的圖書。我記得有一種畫冊,紙質硬朗,圖文鮮艷,但它們被丟棄了,我就拿回家,撕下來或卷或折各種玩具,比如劍、匕首,跟弟弟兩人對決,身上的床單長袍獵獵,打出“人在江湖飄,總是要挨刀”的氣勢。父親曾說我奶奶雖不識字,但很“惜字”,她看到有字的紙總會收起來,放在高處。想想我小時候曾那么對待圖書,也是慚愧。

    后來,是這個會場圖書館退出了歷史舞臺,還是我退出了那個會場圖書館呢?變化總是在不知不覺間。再后來,父親離開了這家汽車運輸公司,我離開了童年。

    漳州長途汽車運輸公司最初帶給我的不是南來北往的遷移,而是人生第一間圖書館和自由的選擇閱讀。從我踏進的那天起,早早晚晚的,我總會明白為什么說天堂應該是圖書館的模樣。為此,無論漳州長途汽車運輸公司如何變遷,我永遠記得和感恩。

    作者簡介:黃文卿,筆名文卿,中國作協會員,曾出版短篇小說集《一只保衛謊言的魚》、散文集《迎面走來若干年后的兒子》、兒童文學《落花生一一少年許地山》。

    導報記者曉琪雅紅整理

    海峽導報大漳州(zzmszx)綜合閩南日報等

    編輯婷婷

    媒體號

    特別聲明本文為澎湃號作者或機構在澎湃新聞上傳并發布,僅代表該作者或機構觀點,不代表澎湃新聞的觀點或立場,澎湃新聞僅提供信息發布平臺。申請澎湃號請用電腦訪問http://renzheng.thepaper.cn。

    最新百姓生活
    • 漳州這21家“黑診所”被曝光!你有去過嗎?11-21

      近日,市衛健委發布《漳州市衛生健康委員會無證行醫“黑名單”2020年第三季度公示表》,查處取締我市無證行醫者21人,姓名、地址全曝光!▽具體名單如下無證行醫行為……

    • 漳州一教師被騙15萬11-21

      來源時間為:2020-11-2011月19日,漳州市反詐騙中心發布預警,提防不法分子冒充“校長”,添加教師微信進行借款詐騙。11月18日,家住龍海的教師蘇某便遭……

    • 漳州豐田考斯特4S店地址電話和價格11-17

      來源時間為:2020-11-17你的瀏覽器版本過低,可能導致網站不能正常訪問!為了您能正常使用網站功能,請使用這些瀏覽器。chromeFirefox全部頻道:購……

    本周熱點
  2. 沒有百姓

  3. 歡迎咨詢
    返回頂部
    中文字幕第一页